陈俊辉,陈慕颜小说《虐渣时,撒个甜甜的狗粮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虐渣时,撒个甜甜的狗粮

小说:现代言情-无线流

作者:何梦瑶

简介:【甜宠+重生+虐渣+双洁+小虐心】重生前,陈慕颜被她所谓的亲生父亲亲手虐待送进了精神病院,被偷换她身份的人害的含恨而死。重生后,她只想虐渣渣,然后和小哥哥谈一场甜甜的恋爱。

角色:陈俊辉,陈慕颜

虐渣时,撒个甜甜的狗粮

《虐渣时,撒个甜甜的狗粮》免费阅读

昏暗的地下室里面,到处充斥了潮湿的气息。

这里是陈家的地下密室,但凡犯了错误的人,便在这里接受惩罚。

今天是梁如梦的忌日,亦是她的生日。

陈家辉点着一根蜡烛一步步的朝着地下室走去,皮鞋的踩踏声在搭建的木质楼梯上发出哒哒的响声。

他轻车熟路的走进一所密室里,那里有个人被牢牢的绑着,此时却因为三天未进食物而饿晕了过去。

就算是昏睡的时候,她的秀眉也是紧紧蹙着,像在梦里都承受着非人的折磨。

‘啪’地一声。

一桶冷水毫不留情的泼在了她的脸上。

现在刚入春,还没步入夏天。

陈慕颜冷的一个哆嗦,直接被泼醒了。

她借着烛光,这才勉强看清来人。

算了算日子,这已经快第三个年头了。每到他们祭奠妈妈的时候,她都会被以各种给她惊喜的理由,蒙着眼睛将她关在了这里,不闻不问的关了三天。

她记得第一次过生日的时候,刚好是她被接到陈家的第一天。

哥哥轻声在她耳边说,颜颜你闭着眼睛,哥哥要给你一个惊喜。

她满怀期待的幻想着惊喜。

可谁知,这确实是惊喜。

并不是过生日的那种惊喜,而是噩梦般的惊喜。

她犹记得,当她第一次被关在密室的那天,她喊破喉咙也没人理她。

直到第三天——

就是像现在这样。

撒旦一样的人物,出现在她的眼帘。

陈慕颜轻笑一声,像是知道等待她的结果会是什么。

等她出去,她一定一定要曝光他的这个禽兽行为。

之前是她痴心妄想,想要融入他们的生活,可现在看来……是她太天真了,想硬插入他们的世界。

可他们的世界里,并没有她。

“你笑什么?”下巴狠狠的被他钳制住,力道大的生疼。

“我笑我自己。”陈慕颜忽视脸上的疼痛,冷冷自嘲道:“笑我太天真了,以为你把我接回陈家是想弥补我这多年丢失的父爱。”

她是被陈家辉十五岁那年接回来的,可没想到,这对丧心病狂的父子俩全都是恶魔。

一个是爱妻成瘾的好老公,一个爱妈如痴的妈宝男。

而她这个罪魁祸首,则成了他们发泄愤怒的对象。

因为,是她的出生,间接害死了粱如梦的生命。

“父爱你配吗?”陈家辉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儿,脸上满是狰狞。

如果不是她,他的老婆就不会因为难产致死。

当初得知这个孩子危害到她生命的时候,他和儿子都劝她放弃,可她非但不放弃不说,还孤身一人跑到了他们找不到的地方,难产至死。

所生下的孩子也不知所踪。

他整整找了十五年才找到了这个罪魁祸首。

啪啪!

他从满是工具的架子上取来一只鞭子,发泄情绪一样的狠狠打在了陈慕颜的身上。

不出片刻,她薄薄的衣服上渗透出了一丝血液。

陈慕颜紧紧的咬紧下唇,尽量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。

因为一旦她疼的喊出声音,等待她的又是更为残酷的刑罚。

好在这场折磨持续的时间没有多久,陈家辉见陈慕颜像个桩子一样的一声不吭,突然间就没了兴趣。甩下鞭子,便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。

过了一会儿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。

“妹妹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全身上下都是血,你别吓哥哥。”陈俊辉略带关心的语气说着,赶紧给陈慕颜松了绑。

陈慕颜看着陈俊辉,没吭声。

这个家里要说爸爸对她只是发泄似得惩罚,那这个所谓的笑面虎哥哥才是更可怕的。

陈慕颜被他抱在怀里,直接带离了密室。

她想挣扎,可连日来的数日未进油盐和刚刚的一顿鞭打。她虚脱的根本没有力气挣扎和反抗,只能软软的被他抱在怀里。

陈俊辉将她抱回了他的房间。

黑灰色的格调,房间简单的没有任何装饰。

“妹妹,疼么?”陈俊辉摸着叶柠被鞭打的背上和手臂上脸色流露出心疼的神色,随后他从抽屉里面翻出一些治疗消肿止痛的药轻轻的给陈慕颜抹上。

陈慕颜自嘲的一笑,这个所谓的哥哥,患有严重的人格分裂。

这会儿是一个好哥哥对待妹妹的表现,实际上他才是那个不折不扣的恶魔。

“嗯?怎么不说话?”下巴突然狠狠的被人钳制住,迫使它不得不抬头看他。语气却突然阴森极了,宛若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“被打成这样还不知道求饶?”陈俊辉的主人格看着陈慕颜这样的惨状,只是啧啧的一笑。

“求饶?”陈慕颜像是听到了一句笑话一样,冷冷的道:“我就算求了,你和他有打算放过我吗?”

她第一次被他们这样身心摧残的时候确实向他们求饶过。

可他们却像是很欣赏她的惨叫声和不停哀求的声音,眼神迸发出激烈的兴致。

而随之而来的是更为残酷的惩罚。

所以,陈慕颜开始慢慢学乖了。既然这件事无法避免,那她就只能悄悄改变。

揭发是必然的,只是她现在还在等待时机。

“你倒是很有觉悟!”陈俊辉很欣赏她的觉悟,但是欣赏归欣赏。

她的罪孽,却并没有让他觉得减少半分。

本来他可以一直享受母爱的,可最后却因为她的出生而被亲手剥夺了。

“失望久了,难免就不敢期待了。”陈慕颜说完,就见陈俊辉拿着盐水往她渗血的地方抹。

陈慕颜疼的咬紧牙根,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二次惩罚。

等到这煎熬的一天终于过去了,他们俩才会像个正常人一样的替她找家庭医生治疗伤口。

第二天,陈家的私人医生唐夏来帮陈慕颜检查她的伤口时,忍不住心疼这个不过才十八岁岁的小丫头。

明明顶着陈家千金,却过的连佣人都不如。

她的吃穿用度都是佣人的额度。

整个陈家的佣人也早已被辞退,只剩下陈慕颜一个人清理和打扫。

“唐医生,你会帮我吗?”陈慕颜忍不住抓住唐夏的手腕,苦苦哀求道。

整个陈家,唯一能够帮她联系外界的就只有他了。

唐夏一直以来,都劝过她,让她舍弃这种生活,老老实实的做个普通的小丫头或许会比现在更快乐。

可他压根都不知道,这场报复的游戏早就开始了,她没权利选择终止或者弃权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何梦瑶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dellfwq.com/books/9618.html